林槿瑜

魔都打不开了?
我有一、、慌

Her Non-Knight in Dented Armor

  

  (无授权翻译*依旧是朋友的生贺*一年前的东西现在真的没眼看了我对不起这么好的原文)

  红堡内宾客如云。

  不久前,在朋友艾德•史塔克公爵的帮助下, 劳勃国王成功镇压了葛雷乔伊的叛乱。

  桑铎注意到北境守护者看上去很不自在,尤其是当已经喝的酩酊大醉的劳勃宣布宴席开始时。

  当巴隆•葛雷乔伊终于向雄鹿与奔狼屈膝的消息传来,乌鸦立即飞至七大王国的每一个角落,邀请那些曾致力于抵御铁民的家族参加他们的庆功宴。

  就连史塔克公爵一家今天也来的很早——至少桑铎听说如此。不过他还没有见到那只奔狼的妻子,当然也没有见到那些小狼崽子。他们一整天都与首相妻子艾琳为伴,避开了朝廷与王后的视线。

  没准史塔克公爵的妻子就像琼恩艾林的妻子一样疯癫。桑铎猜测着,不经咧嘴一笑。

  桑铎憎恶一切节日。节日里所有的骑士不可避免地膨胀,趾高气扬地吹嘘着自己在袭击铁群岛时立下的战功——却不过是为了在宴席上博得异性青睐。

  然而他桑铎在战争时又做了什么?

  被困于君临,屈才做泰温•兰尼斯特的女儿和她儿子的誓言保护着者。

  这是一件及其无趣的活计,而他更乐意用他的剑贯穿那些无耻铁民的胸膛。

  现在,他站在宴席边缘,冷眼注视着那些放肆饮酒欢笑的人群。

  女王给他放了这个晚上的假,但他没有离开。他看着她坐在她的孪生兄弟身旁,与领座的贵族礼节性寒暄。

  毕竟他清楚,那老狮子不希望他忘记自己的职责。

  当然这并不代表他会去过问瑟曦在晚宴中消失后去了哪里。桑铎从不会犯像打听他不该知道的问题这样的低级错误,这件事他自己清楚就好。

  虽然他的脑袋不是最漂亮的,但桑铎还是想让它在自己脖子上多留几年——至少留到他完成对他哥的复仇。

  桑铎希望瑟曦能尽快从晚宴中溜走,劳勃国王是不会想念她的。毕竟他已经在几个贵族的女儿地簇拥下离开了。没准她们中会有人能给劳勃留下点印象,桑铎嘲讽地想,这样她的家族就能从国王那儿得到更多权力和财富了。

  如果瑟曦现在就离开,那桑铎就可以告诉所有人他不知道王后去了哪里。然后他也许能为自己找瓶多恩红葡萄酒,自斟自饮,消磨这个无聊的夜晚。

  突然,桑铎觉得有人在轻轻拉他的外衣下。

  他低下头,目光不期然撞入一片蔚蓝,拉他外衣的是一个娇小的红发女孩。她不过三至四岁,红发细细编好,衬得她的大眼睛愈发灵动。

  桑铎很惊讶看到这个穿着鹅黄色裙子的女孩,毕竟这也太晚了,而桑铎现在又离皇室贵族的席位很远。整个晚上那些贵族的孩子都簇拥在大厅尽头的长桌,在修女的看护下叽叽喳喳地笑闹着。早在一个钟头以前,很多孩子就已经被修女送回了房间——比如乔弗里王子。

  桑铎俯身半跪在女孩面前,女孩有些害羞的抬头看他。我敢打赌,一旦她近距离看清我的残容,她绝对会尖叫着惊恐地跑走,桑铎苦涩地想。

  “你在这儿干什么呢,女孩?”桑铎问道,试图放柔他粗哑的声音,避免吓到她:“你这是不应该在修女的照顾下回到自己的小床上吗?”

  “我... ...我本来是与哥哥和修女一同离开的,”女孩的声音如同小小鸟啼啭。“可是... ...可是我被厅中的舞蹈吸引了,当我回过神来,我的修女已经走了。'”

  她的言辞谨受礼节,桑铎心想。就像一只说着客气话的小小鸟。

  “我... ...我找不到她,于是我来这儿找我的父母。”她说着突然红了眼眶。"但我也找不到我的父母了。"女孩小声抽噎道。

  “骑士先生,您能帮我吗?”女孩问道,蓝色的眸子紧盯着他,无意识地抿了抿唇。

  平日里,他很厌恶被叫做骑士,这让他联想起他的兄长。他哥是一个残忍的骑士,他谋杀了伊利亚公主和她襁褓中的孩子,而他在不到一年前刚刚接受公主的丈夫的册封。

  所谓骑士不过是刽子手,他们都是一丘之貉。只是骑士的暴行永远都被一个精致而血腥的谎言掩饰——谎言的名字则是骑士精神。

  但是,这只小小鸟还对世界一无所知,完全不清楚它会是多么残酷。

  “我不是骑士,小小鸟。但我会帮你找到你的家人。”桑铎说着抱起了女孩。

  就在这时,她注意到了桑铎试图隐藏在发间的伤痕。

  “骑士先生,您的脸怎么了?”她小声询问。

  没有人问过桑铎这个问题,关于他的脸究竟发生了什么——绝大多数人不过是会厌恶的盯着他的脸。

  不过,他不愿意告诉小女孩伤疤是因为他的亲哥哥试图谋杀他而留下的。

  “你觉得呢,小小鸟?”他问,有些好奇她的回答。

  “您一定是勇敢的去救别人而受伤的,就像母亲歌谣中的骑士那样。”她说道。桑铎轻笑出声。

  “你说对了小小鸟。在我从邪恶的黑龙那里救出一位少女时,龙焰在我脸上留下了这道疤痕。”

  “我就知道。”她高兴地宣布,同时带着梦幻般的神情轻轻叹息。“

  桑铎没有回应,他抬头,凝视着大厅里那群大吃大喝,歌舞欢庆的人群。

  “你最后一次在哪儿看到你父母?”他问。

  “父亲和国王在一起,母亲应该是和阿姨在一起吧。”她一边说着一边环视着人群。

  “你叫什么名字,小小鸟?”桑铎问道,他尝试从女孩的名字中找出谁是她的父母。

  “我是珊莎,珊莎•史塔克。”她雀跃地说。“您叫什么呢,骑士先生?”

  “等等... ...临冬城的史塔克吗?”桑铎问,忽视了她的问题。

  “我的父亲是临冬城城主,是国王的朋友。”她说。

  “那么你是艾德•史塔克的女儿?”

  “是的,那是我父亲。”

  显而易见,桑铎心想,火红色的头发,他应该早点注意到的。

  桑铎的目光在人群中搜寻,一个修女穿过人群,他顺着修女的方向望去,最终找到了北境守护者和他的妻子。

  “我看到你的父母了,小小鸟。”桑铎一边说着一边向他们走来。

  当他走近时,他清楚的听见史塔克公爵愤怒的向修女质问。

  “什么叫你‘弄丢了她’?”史塔克公爵诘责道。

  “就在一瞬间,珊莎小姐就不见踪迹了。我找遍了所有地方,但我还是找不到她。”修女绝望地答道。

  “史塔克公爵,”桑铎打断了他们。“我发现了一些人,他们是在找你吧,小小鸟。”“Lord Stark,”史塔克公爵看到心爱的女儿回到他身边,不由得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珊莎,再也不要像今天这样贸然离开了。茉丹修女,你的母亲,还有我都很担心你。”他说着,从桑铎的怀中抱过珊莎。

  “我很抱歉父亲。我一直在找你,但... ...”珊莎可怜巴巴地说。

  “谢谢你,骑士... ...?”史塔克公爵问道。

  “我不是骑士,史塔克公爵。我的大人,我不过是桑铎•克里冈。”桑铎的话让史塔克惊讶的挑了挑眉。毕竟,克里冈这个姓氏只能使人联想到残酷的屠戮,以及杀死曾经的皇后和孩子的刽子手。

  “谢谢你,克里冈。”史塔克夫人说道。桑铎唯一能想到的,是小小姐珊莎就像她母亲的缩影。

  “走吧珊莎。对克里冈先生说声谢谢。现在是时候回到你的小床上去了,亲爱的女儿。”史塔克公爵说道。

  “谢谢你,桑铎骑士。”珊莎笑着说,她的眼睛闪着光,就像他真的是她的骑士,身披着锃亮的盔甲。

  “不用谢,小小鸟。做个好梦。”他以平生最温柔的回答。“

  史塔克小姐跟在修女身后离开,珊莎安全的回到母亲臂弯中

  “再一次感谢你,克里冈。”史塔克公爵说,“我如何来感谢你呢?”

  “史塔克公爵,你不需要谢我,”他说着转过身去,与艾德一起目送史塔克夫人和小小姐珊莎离开礼堂。“保护好这只小小鸟。这是一个残酷的世界,尤其是对像你的女儿那样善良的人来说。”

end


  

  



Fantasia

  [小蜘蛛×你]
巨型ooc现场逻辑死小学生文笔没什么内容
是给朋友的的生贺文可能会提及奇奇怪怪的东西。

  0.

  假设宇宙在空间上并不弯曲,那么它的半径为400亿光年。可观测宇宙中,类似银河的星系大约有1000亿到2000亿个。而银河系中存在2000亿到3000亿颗恒星。地球上存在的一切都是由恒星爆炸所产生的宇宙尘埃造成的。

  何等荣幸,当你遇见我的时,我也是第一次遇见你。

  恰逢韶华。

  1.

  你将取件码输入,按下屏幕上的确定键。午后的雨刚刚下完,水泥地板上深色的痕迹还未褪去,空气中散发着年久木板房的淡淡霉味,混着初秋衰草香。你垫了垫脚,将快递够下。包装精致的四方盒子,不算轻,折横处有铅笔测量的痕迹,用印刷着英文花体字的牛皮纸包着。

  “还没到家,你不能拆啊。”少年的声音从你脑中响起,像是刚刚倒入杯中的盐汽水,咕噜咕噜地冒着泡,冰块撞着玻璃杯叮叮当当响。

  你从善如流的答应,把礼盒放入手提袋中的动作却停了下来。你将它捧在手里,再次细细打量这个盒子,发觉那行像是装饰的花体字竟是手写上去的。

  “我想和你一起生活

  在某个小镇

  有无尽的黄昏

  和绵绵不绝的钟声。”

  2.

  “昨天傍晚下了场雨,今早温度就降了下来。我没事啦,空气就只是有些凉意,像是很细很细的雨丝溅到脸上一样。我挺喜欢淋雨的,当然总是有人不喜欢的,比如每天都在公园下棋的两个老人。诶对了你会下棋吗,下棋还是挺简单的。不不不我没有打击你我没有啊!哇你是魔鬼吗?嗯你猜的对,史塔克先生今天也没有回复我… …我不提下棋了你也别说了好吗… …”

  亚热带季风气候区的四季变化并不明显,秋日里的榕树叶还泛青。你拎着纸袋从树下走过,发梢偶尔会染上从叶尖滑落的雨水,凉意便顺着发丝钻入衣襟。你笑着。

  “有的时候我甚至会觉得,我们才像是同一个世界的人。”你转过街角,沿着广场人工湖岸向前走着。

  “我和史塔克先生的直线距离那么近,而我和你却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。”少年的声音顿了顿,你甚至可以想象他用手指比划着长度。“你的世界里没有超级英雄,没有邪恶反派。Facebook的创始人没有设计他最好的朋友,你的世界甚至没有那个超级棒的魔术团!”

  “可即便如此,你仍旧是那个最贴近我的心的人。”

  你已经可以闻到面包刚出炉时甜软的味道,再往前走约莫二十步,便是那家熟悉的蛋糕店。

  “我有的时候会怀疑你是否真实存在,因为我用尽一切办法都无法找到你存在的痕迹。”

  “但是我寄出了那封信。”

  “但是你寄出了那封信。”

  你张口后愣了一下,接着便为你们少有的默契笑弯了腰。好不容易平静一下,不待嘴角的笑纹消散,你忙怼回去:“第一次寄信你居然寄了张草稿纸!”

  “哪里只是一张草稿纸,你看上面的数字,看那精妙的公式,那可是人类智慧的结晶啊!”

  少年说话时声音断断续续,他总是控制不住自己,笑声便从句子的缝隙间逸出。

  “是啊,顺便右下角还附赠了张涂鸦。不得不说,蜘蛛侠小朋友,你的自画像真的很可爱。”

  3.

  蛋糕店就在你面前了,暖橘色的灯光映着身后还未完全暗下去的天幕,玻璃上你的身影模糊不清。你低头估算了一下今天的卡路里摄入量,深深叹了口气,狠下心转身离开。

  “嘿,怎么不进来啊,我就等着你了!”

  店长从橱窗中看到你的身影,惊呼一声,不由分说的把你拉进店里。你抬抬手本想拒绝,却看见她对着你浅浅一笑,刚想好拒绝的措辞不知又丢在了哪里——果然,有些人就是好看的没有道理。即使此时她穿着最简单的工作服,未施粉黛未佩首饰。

  店长让你等等,她先去收拾桌上不慎撒出的咖啡。店中的气息不似店外,蜂蜜与糖霜的味道很淡,像是一瓶浅粉色香水,初调是干净清爽的樱花香,隐隐浮着柑橘的酸涩,让人忍不住想起繁星、青草、白裙子和那个少年。而这丝甜很快就淡去了,接踵而至的是咖啡与苦艾酒的沉重与现实感。那绵长的,一点点参透的哀伤,像是黑色的屋檐下,破冰的溪流上,伶仃的花骨朵。而香水的尾调不浓烈,是雨后公园草坪上的青草香,是少年口中淋雨的感觉。

  你喜欢这家蛋糕店的味道,它总让你想起世界尽头的那个男孩——你曾试过调香,以Peter Parker命名。可惜你并不精通于此。不过好在距离他的生日还有一段时间。

  你斜靠着窗,手指无意识地敲打玻璃。脑中常常响起的声音此刻少有的沉寂了,他似乎忙着搬运什么,你只能听见重物落地的声音。你耸耸肩,向后靠着椅背,目光随意扫过起这不算大的店铺。

  这个时间点店内客人很少,店主索性就关了音响,只听得见新闻联播主持人的声音。你一向不太注意新闻,此刻只得认真看起来。刚刚播完“我国局势一片大好”的部分,主持人字正腔圆的念起“外国民众处在水深火热之中”。从美国底特律仿生人研究卡在瓶颈期,到非洲瓦坎达生产水平又创新低,再到Facebook涉嫌用户隐私,现任CEO与CFO疑似关系破裂,还有什么英国咨询侦探跳楼自杀… …几个星期不看新闻,世界各国简直花样百出地作死。你小声在心里感叹着,活动了一下脖子,看到店主提着一个纸袋向你走过来。

  “生日快乐!这是给你的礼物。我好不容易才帮你留下来,复仇者联盟纪念款纸杯蛋糕!”

  “额… …谢谢你。”你隐约觉得这词很耳熟,一时间又想不起来。“你的耳钉很好看。红白条纹,白色五角星 … …是美国国旗吗?”

  她笑着点头,与你挥手告别。

  4.

  “假使我遇见了你,隔着悠长的岁月。我将如何向你致意 ?”

  彼时你正从店中走出,脚步轻快带着节奏感,踏碎一地夕阳影。而少年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  你沉默。拜伦的诗你不是没有读过,恰好相反,你对它记得太熟,因而更畏惧去触碰答案。

  他似乎并没有要你回答的意思,自顾自的说下去:“你每天上学的路不是这一条,因为它并不省时,但你喜欢这里的湖和鸽子,行人和蛋糕店。你从校门口出发四分钟,第二个十字路口向右转,走过二十米的巷子,尽头是一樱花树,对着一家竹子搭成的日本小酒屋。绕过竹楼,三点钟方向便是人工湖、蛋糕店和你的家。”

  “我是如此熟悉你的生活,就像你熟悉我的一样,即使我们并不在一个世界。”

  “我自知我的话很多,而你愿认真听我说完。”

  “你知道五十二赫兹的鲸吗?它使用着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语言,而这语言的使用者只有它一个。然而突然有一天,它听见了另一个声音。”

  “也许是它孤独了太久,它最开始怀疑自己有冥想症,然后它寄出那封信。”

  “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可以遇到你,更不知道我何时又会失去你。”

  “我怕如果有一天我会离开… …我担心我会影响你。”

  “如果可以选择,我想我是否应该还是留着原地,隔着一整个世界,与你相望。”

  你无意间走进了湖边的鸽子群,白色的生灵被你吓到,振翅呼啦一声飞起,整个世界仿佛都成了雪国。你死死地盯着湖面被惊碎的残阳,极慢的张口。

  “我想你未必需要担心。你已经在我的世界里留下痕迹,连时间都无法抹去。至于我是否见到你,这并不能起决定性影响。毕竟我眼中,你一直在我身边。”

  “若真的失去,我依旧会向前走着。我不可能永远驻足于此,但我会在每一个街角每一个岔路口停留片刻。”

  “我永远不会将记忆埋葬于六英尺下,无论何时,它都是鲜活的。”

  湖面的碎影渐渐平静,像是破镜重圆,而夕阳隐没于山峦。

  5.

  你刚到家,才将手提袋中的礼盒拿出,把纸杯蛋糕放进冰箱,母亲就叫你去开门。你懒洋洋地应了一声,在时钟嘀嗒声里拖着步子走去。母亲一边催促着,一边回忆:“我刚看了一下,是你邻居那个哥哥回来了。他好像出国很久了,也许回来就赶你的生日吧。”

  你想自己好像没有这么个青梅竹马,又不太好扫了母亲的兴,只得含含糊糊的回答,伸手拉开了门。

  眼前是一张陌生的脸,可你知道他是谁。

  “You were not imaginary.”

  “I am here for you.”

  你伸手拥抱了他。

FIN.

这大概就是关注点不同吧。